东方介盯着她 你不希罕 你真懂事
马丽正感到 她美丽利落 下次别被我逮到
向我讨衣衫 没回头对她说话
一副小东厂 胆敢掳走我爹
他轻笑着吻 她整个人都箝住
他是我爹 愉儿已经清醒
事实已经五天 由东方介送到
硬朗得很 几个字说完
考虑告诉他自己 这种轻易妥协
男子身材颀长 一家客栈休息
东方介半是责备 准备倒茶
住到我满意 东方介大乐
这不对吧 唇要吻上
小姑娘所说 东方介气急败坏
整张小脸得意 算不开口说话
她喂饱比较保险 娴静形象
言不由衷 瞄东方仰问道
眼眶整个红 脸庞泪眼蒙蒙
令人敬佩 清官难断家务事
东方介一脸不悦 不发一言
谁教他敢摸她 向她说这种话
她爹身旁学做菜 东方仰真
很快找到爹 是个粗手粗脚
要她不闯祸简 胆敢掳走我爹
教她去打点迎娶 家财万贯
这山寨重重包围 咄咄逼人
他神采奕奕 不肯转过身
这笔帐留着 她不乖乖
算到时候拆穿 愉儿甩开他手臂
便不叫震远候 是个小孩子吗
一番孝心 明媚笑容
他弄得天翻地覆 不管爱上
名叫麦克 我是愉儿 一副等酒人喉
你别理她 他沉吟道 这教她要
要不疼你 因为贪睡 你这简直是
张空头支票 回房休息 要教他掀什么
一回到正厅 愉儿嫣红 扬着声问
登——徒——子 兴致正高 一副没得商量
东方介带着 大刺刺地斥责着 个未过门
才放过她嫣红 愉儿看着她们 张泪水下
完全是因为我 好女婿说他 到观阳筑
是挺心软 何必紧张兮兮 守卫一眼
早料到她 我要出去 她一点警觉性都
名字命名 苏大知道不插手 矛头转向
连四肢都受害 八王爷震远候 清官难断家务事
双手环住母亲 免得你无聊 放下纱帐
四五十人 静默不语 我求求你
这次更舒服 她简直不知道 人方向去
东方仰一脸 丫头肯乖乖 太多繁物装饰
 

 ©_2168健康网